折竹

汝之矢,惊扰了小生的风。

[狐狼深夜六十分活动·吸血鬼]breathin

哭了,这是我家的宝贝!!!!!!!宝贝你这么棒我怎么办!!!!!我好菜呜呜呜呜

山风:

没错又是狐狼活动!今晚的60min产粮!我选的主题是吸血鬼😈😈
(呜呜呜我竟然一小时肝了一千字……太感动了


天总是适时地在她回到家的时候变得漆黑。


今晚满月的光坦荡荡地透过窗户摊了一地,四下一片缄默。白狼早就习惯了这样的死气沉沉,毕竟这栋房子只有她一个人住。


她拖着疲惫的身躯在玄关处换着鞋子,耳边却冷不丁传来一声——


“你好。”


她愣在原地,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。那是个完全陌生的男声,而她又不是那种轻易带别人来家的类型。


恐惧在她心头悄悄蔓延着,直至全身。白狼用力吞咽了一口分泌出的唾液,试图把冒在嗓子眼的紧张压下去。


可那个声音又不见了,像是一个幻影,来去自如。


她斗胆开了灯,小心翼翼地摸起壁柜上的一把水果刀,背贴着墙壁前行。


一切似乎都非常正常,沙发、茶几、餐厅、然后是敞开门的卧室……安静地能听见窗外急躁的蝉鸣声。她一点点地扫视过去,确认没有异常,才敢大口呼吸。


“你好。”


“啊——”


她像是被电击了一样,手上本来可以自卫的刀也在跳出她手心之后发出了清脆的落地声,就这样,她甚至腿软地下意识扶住墙。


她面前的哪是人……


转眼间,他就大咧咧地坐在她最爱的那张单人沙发上,撑着手肘,一双炽热的红色瞳孔死死地缠在她身上,有如无形的毒藤蔓,从脚底一直勒到脖颈,让她喘不过气。而他好整以暇地看着她惊诧的脸,然后表现地像个无辜的人一样,慢慢起身,身后暗红色的披风因此安静地贴在背后。


他一步步地朝她走去,白狼强忍着内心的恐惧下意识地往后退,直到最后,她后背撞在墙壁上,像一个死亡信号在她脑中闪过。


“为什么你要怕我呢?”那个男人露出一副疑惑的样子,却丝毫没有停下脚步的打算,漆黑的皮鞋在地砖上落得干脆,就像他此次来找她的目的。


“我叫妖狐……”他最终停在她面前,试图就像哄哭闹的小孩子一样对她微笑,“你叫什么?”


白狼直接忽略了他的话,只是惶恐地盯着这个一举一动都像是个主人的不速之客。她立即注意到他说话间唇边突出的牙齿,让她不自觉就联想到了猛兽,它们用尖牙血腥地撕扯开猎物,吸食着血肉以求饱腹。


她久久没有回答,而她胸口砰砰跳动的心脏早就出卖了她。


“你……心跳很快呢。”他勾起唇角,一只手大胆地摸上她的胸口,微凉的触感隔着薄薄的衣料传遍白狼的全身,很快她全身发麻,似乎感觉不到自己的四肢,眼前的一切也像蒙了层白雾。她瞪大了眼睛看着面前的危险,发现对方眼里的猩红是那么的深,无底洞一般地把她一步步拖进深渊……


“你还没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呢……也怪我,可能我真的对你太上心了吧……我,我的朋友都笑我疯了……”他一个人絮絮叨叨地说着什么,到最后甚至低头笑了起来,有一瞬竟让白狼觉得他有一点的可爱……可下一秒他抬起头,脸上的笑容立马消失不见,紧紧地端详着她的脸颊,像是雕刻家痴迷又狂热地盯着自己宝贵的作品。


“一会儿可别忘了呼吸……”


那是她坠入深渊前听到的最后一句话。

评论 ( 1 )
热度 ( 21 )
  1. 折竹shanfeng 转载了此文字
    哭了,这是我家的宝贝!!!!!!!宝贝你这么棒我怎么办!!!!!我好菜呜呜呜呜

© 折竹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