折竹

汝之矢,惊扰了小生的风。

[柯王子]本杰明与斯诺山庄13(完结)

呜呜呜居然完结了

山风:

#ABO A!Curtis O!Jack  注意避雷!


#庄园AU 婚约梗


-1-   -2-  -3-  -4-  -5-  -6-  -7-  -8-  -9-  -10-  -11-  -12-


这章完结惹。然后还会有一篇番外。


——————


等他们与米歇尔等人告别,坐上马车回去的时候已经是深夜了,而温度又低的出奇,杰克觉得整个人都掉进了冰窖一般,止不住地哆嗦。他在车厢里紧靠着柯蒂斯坐,也许是因为标记过的原因,这样能让他感觉好一点。


两人前脚刚下车,后面就感受到冰冷的雨滴落在头顶,杰克和柯蒂斯都不约而同地先去泡个热水澡,幸好谭雅已经做好了准备,烧了不少热水。


杰克在浴缸里泡着,感受热气在小小的浴室里分散,趁着这个时候想着等会要和柯蒂斯聊聊,想尽快把见母亲的事安排上。想到这里,他把手从热水中抬起来,轻揉皱着的眉心——他的母亲应该正在煎熬,而他居然还有心思和斯诺山庄的主人谈情说爱……


可是……


他愣了愣,连忙用手遮住自己情不自禁就上扬的嘴角。


真糟糕啊……


他用力甩甩脑袋,晕乎乎地擦干了身子,在长身里衣外又套了个外套才出去。


“嗯……柯蒂斯?”他忽然看到沙发上那个壮实的背影,疑惑地停下了脚步。


“哦,杰克。”山庄主人应声转过身,他早就洗完了澡,只穿了浴衣,领口以下裸露出一小片肌肉覆盖的胸口。杰克挑了挑眉,无奈地瞄了眼男人身后烧的正旺的壁炉,他就不怕冷的吗?


柯蒂斯敏捷地捕捉到面前裹得紧紧的Omega的眼神,立马猜到了他的想法,笑了出来:“北方比这可冷的多,我习惯了。”


“好吧,”杰克耸了耸肩,然后坐到了床上,“怎么突然来这?有事?”


“额……下棋。”那张布满络腮胡的脸上竟罕见地出现了窘迫又腼腆的微笑,蓝眼珠看向他,宛如藏着冰雪消融后流动的溪水,温和至极。


杰克又因为他的表情怔了几秒,忽然感觉到自己耳尖仿佛烧了起来,不自然地捋了下半干的头发,说:“但是我想在被窝里呆着……我可没有你那样的身体。”


“那好办。”他忽地起立,背过身,把旁边的棋桌搬到了床边,杰克眨了眨眼睛,被这个Alpha突如其来、不合礼节的举动小小地惊诧到了,继而又想到他在迁就自己,悄悄勾起了嘴角。


“好吧……那我想逃脱也不行了。”


窗外的雨淅淅沥沥地下个不停,棋下到一半,两人都不说话,但杰克看得出来柯蒂斯心情不错,于是趁机提出来:“柯蒂斯,时间不等人……我想早些去本杰明山庄见我母亲。”


柯蒂斯下棋的手一滞,回答:“当然。明天中午如何?我让谭雅早上去请医生。”


“嗯。”他有些沉重地对他微笑,默默期盼一切都没事。


后来那盘棋杰克赢了,他其实在怀疑是不是柯蒂斯故意输给他让他开心的,因为他在最后几步犯了个愚蠢的错误,还有他在输了之后拙劣的演技,几乎让杰克偷笑出声。


第二天清早杰克醒了一下,他整夜都睡得断断续续的,仿佛做了好多噩梦,但又一个都回想不起来。虽然天色还是灰蒙蒙的,他却睡意全无,一边揉着眼睛一边穿上衣服,在扣着领口扣子的时候传来了一阵急促的敲门声。


“谁?”


“是我,杰克。”


杰克听出是柯蒂斯的声音,立马开了门,对方明显不久前还在睡梦中,身上的睡衣没有换掉,可是眉头紧皱,视线紧紧地黏在杰克身上,看上去忧虑不安。


“怎么了?”杰克忽然有种不太好的预感。


柯蒂斯有些犹豫,张口却不说话,杰克注意到他手里拿着一封信,那一瞬间仿佛被利器击中了胸口,喉结控制不住地滚动了一下。


希望不是那样的。


“我很抱歉,杰克……”柯蒂斯声音沙哑,“你的母亲昨晚去世了……谢弗得昨晚替米歇尔寄来了信通知我们,只是昨晚下了雨谭雅没有及时去收……”


在“去世”一词后面的字杰克一个字都听不进去,他感受到房子里微微的冷风划过他暴露的脸颊,然后把他卷进了一个未知的漩涡,使他头晕目眩。


他像个木头一般站在那儿,一时间丧失了语言。他早该想到的,他的母亲病得那么重,再加上没有人给她治疗……但他还是忍不住在心里责怪自己,是他疏忽大意了……


“我……能去看她一面吗?”他哽咽着。


“杰克……”柯蒂斯倾身把他揽到怀里,一只手抚摸着他后脑勺处柔软的黑发,“你不需要问我,你也是这儿的主人。就现在,我们去那儿。”


“……”


“有我在呢……”


Alpha的信息素让怀里的Omega心安,杰克不能伸手偷偷抹掉那些烫伤他脸颊的液体,他只能点头,然后吞下所有的悲伤,接受着现实。


再后来,本杰明夫人的葬礼在三天后举行,而这对杰克来说格外的痛苦,米歇尔也是如此。因为本杰明山庄的主人老塞拉斯不见了踪影,有人说他是去教堂祈求神洗刷他的罪恶去了,听上去挺滑稽的,总之他丢下偌大的本杰明山庄不管。


理所当然的,米歇尔继承了本杰明山庄,表面上一切似乎都重新归于风平浪静。


只是走出悲伤对他们来说都太难了。米歇尔在葬礼之后几次去本杰明山庄,想要安排那里的人打扫东西,终于里面的东西藏着的回忆让她痛苦不堪,她派人送信告诉杰克,希望他能找人把本杰明山庄卖给别人。


“那不该属于你我,如果母亲在的话,她也会这么想的。”


“这是什么意思?”柯蒂斯在和杰克一起看信的时候,指着这最后一句。


“不知道。”杰克轻描淡写地回答,“母亲一直不喜欢看我们家人的争吵,她不希望我们像那个父亲一样为了争夺权力而耍手段。”


柯蒂斯意味深长地看着他继续说下去,没有作声。


“在我分化之前我确实有那个野心,想得到财富。直到塞拉斯把我随意丢弃……”杰克看向柯蒂斯,灰绿色的眼眸里显出藏匿了许久的柔情:“还好,你让我发现人生还没那么糟。”


“谢谢你,柯蒂斯。”


一个安静的吻是他的回答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————END.



评论
热度 ( 81 )

© 折竹 | Powered by LOFTER